能用汗水解决的问题
  时间: 2020 - 07 - 10   点击量:    
【字体:

辛勤的的汗水洒在追求的沃土里,才能培养出成功的果实。

 —题记

这里是30摄氏度的兰州,我们在七月的炙烤中怀揣着希望。

正值当地的三伏天,眼前的景色都是虚晃的。站在院落中,一种闷热地窒息感使胃部翻滚万千。柳树的叶子蜷缩伸向根部,树底乘凉的野狗吐出长长的舌头,时不时翻着白眼瞧向路旁的行人。

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分散在修路的沿线,穿着橙色的工作服,朴实刻薄。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南方,拖着简朴的行囊,操着一口饶舌的当地腔,从年初干到年末,经历着陌生的春夏秋冬。

转头仰望,黄色安全帽下的额头滚落着豆大的汗水,衣服的背部渗出白色的晶盐,手中端着的大水杯迎着烈日汩汩地进入肚中,过后用漆黑的双手捋一把面部,挥掉多余的水分,在屁股上蹭两下,持续专心苦干。泛白干枯的嘴唇上下排斥着合不到一起,耷拉的双耳不听使唤,脱落了一层又一层的干皮。安全帽庇荫下的皮肤白净细嫩,与乌黑的鼻梁形成鲜明的对比。如如果戴着眼镜,在现场把关的技术员,面部的颜色犹如一张标注分明的世界地图,黑的是海,白的是陆地,两个白眼圈正好是海上航行的帆船。

每一处的施工现场都是这样的身影,围绕的土地赤裸裸地暴晒在烈日的下方。挽起的衣袖、厚重的布鞋、湿漉漉的手臂扛着坚固的铁锹。“弓”形的身躯在日头中显得更加圆滑,搭在脖子上的毛巾皱皱巴巴的印着土沙。拿起的铁锹被扔在路边,推着装满料石的手推车在泥泞的道路上吃力地前进着。

西北的天气除过干燥的烈日还存在几场突袭的骤雨来临前只是刮来几丝清冷的夏风,有时的天空照常放晴,雨却没有停止。刚开始他们会躲避,但习惯之后就不以为然,持续努力工作着。雨水顺着光滑的帽子,和双鬓的汗水混淆在一起,溅在脚下的土地上。地上湿淋淋的,布鞋更加厚重了,仿佛在无形中制作了一双粗高跟,使他们随时要踢动脚底堆起的土块。被雨水浸润过的脸颊残留着黑水印像极了长期被土壤掩埋的路边花碰到大雨后残留的泥印抬起的血红双眼坚定地看着转动的机器与飘扬的旗帜

建筑中不分长幼长相,工地上不论来自何方。在这片土地上,他们重新组建了大家庭,为彼此加油泄气。盛夏之时,他们头顶烈日,在血与沙、汗与泪的搅拌中负重前行。

因为这条路所有的背影都在湿了干干了湿的转换中创造不平凡的业绩我们只会记得曾几何时有这样的一个背影留在西北的这片天空下却不知帽檐遮蔽下真实的样子正是这种伟大的背影才让我们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能用汗水解决的问题,就别用泪水,这才是我们奉为圭臬的信仰。

兰阿公路建设项目  李小霞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